第三家!彭小峰旗下光伏制造公司擬赴美上市!

                    華夏能源網 · 2024-02-23 16:06:24

                    屢敗屢戰,但越挫越勇。......

                    第一代光伏明星“彭小峰”旗下公司SolarJuice計劃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發行價5-6美元,籌資1700萬美元。而“屢戰屢敗”的彭小峰能否重啟往日的榮光呢?

                    2月8日,中國農歷除夕前一天,一家名為SolarJuiceCo.,Ltd.(簡稱SolarJuice)的公司,悄然在美國證監會(SEC)更新了招股書。

                    公司計劃以每股5-6美元的價格發行300萬股股票,籌資1700萬美元。如果進展順利,投資者不久后就可以在納斯達克交易這家代碼為“SJA”的光伏公司股票。

                    SolarJuice成立于2015年,主要為澳大利亞和美國的住宅和小型商業企業提供光伏能源解決方案和屋頂光伏安裝服務。SolarJuice背后,站著的是曾經叱咤風云的“光伏大佬”彭小峰——其掌控的陽光動力(SPIEnergy)持有SolarJuice100%股權。

                    SolarJuice的IPO之旅,讓業界很多人大呼驚訝。原來,2018年上了“紅色通緝令”遠走美國的彭小峰,并沒有銷聲匿跡、一蹶不振,而是在繼續著他的光伏事業,如今在大洋彼岸已打造出一條覆蓋硅片、電池片、組件以及電站開發運營的完整光伏產業。

                    在中國光伏史上,彭小峰和他的賽維LDK曾經留下不可忽視的一筆。從一手創辦賽維LDK,再到如今的SolarJuice闖關納斯達克,這已經是他的連續第四次創業。如果成功,也將是其在美國的第三家上市公司。

                    “屢敗屢戰”之后的彭小峰,這一次能否東山再起,甚或是一雪前恥、衣錦還鄉?

                    賽維往事:激進擴張吞下苦果

                    賽維時期的彭小峰

                    彭小峰創立的賽維LDK,是與施正榮的無錫尚德齊名的第一代光伏明星企業。

                    2005年,已是亞洲最大的勞保產品生產企業老板的彭小峰,決定將全部身家投入光伏行業,并放話5年內做成世界最大的硅片企業。這一年,他30歲。

                    在此前一年,德國重新修訂了《可再生能源法》,決定用補貼的方式來刺激本土太陽能產業的發展。全球光伏產業由此爆發。2005年底,尚德成為第一家在紐交所成功上市的中國民營企業。

                    彭小峰給自己位于江西新余的硅片工廠取名“賽維LDK”,意思是“超越光速”。公司之后的發展也果然如其如愿,發展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踩上時代風口的賽維,成立兩年就成功登陸了紐交所,以4.86億美元融資額創下了當時中國新能源企業在美IPO的最高紀錄。32歲的彭小峰也以超過400億的身家,成為繼施正榮之后新一任中國新能源首富。

                    5年之后的2010年,彭小峰兌現了當初的豪言——賽維以2.6GW產能成為世界最大太陽能硅片企業。

                    不僅要做硅片龍頭,彭小峰還將目光投向了全產業鏈。2007年在多晶硅行業高點,彭小峰砸下120億元,上馬了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多晶硅項目——擁有1.5萬噸產能的馬洪硅料廠。

                    然而,市場形勢卻風云突變。2008年,全球硅料價格大跳水,從475美元/kg暴跌至30美元/kg。到2009年馬洪硅料廠投產硅料價格已跌至冰點,高額的建設成本使其面臨投產即虧本的窘境。

                    彭小峰卻不信邪,依然在繼續加碼。2011年,賽維又宣布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建設6萬噸的高純硅料項目。此外,2010年賽維還投入25億元建設包括1GW的多晶硅電池和500MW組件產能的合肥項目。

                    “從有效需求看,太陽能行業的需求遠遠大于產能,不是一點,是無限的大”。彭小峰堅守心中的這份執念,推著賽維在激進擴張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但是事實卻是,賽維背上的包袱越來越沉重。到2011年第三季度,賽維負債27.47億美元,負債率高達227%。

                    屋漏偏逢連夜雨。2012年,一場更大的風暴席卷中國光伏行業,美國、歐盟揮出了“雙反”大刀,對中國光伏組件出口征收高額關稅。這讓嚴重依賴歐美市場的中國光伏企業猝不及防,亂了陣腳。

                    “船大難掉頭”的賽維,很快就支撐不住了,掉進了停產、裁員、重整的泥潭中不能自拔。2015年5月1日,賽維LDK灰頭土臉的從紐交所退市。其后新余國資委進駐賽維,彭小峰帶著9億多元的債務清償責任淡出公司管理。

                    當年瘋狂擴張的馬洪硅料廠,因投建成本過高停產多年,直至2020年以后才復產。對于這樣的錯誤決策,彭小峰并不認為是自己太過激進造成的,而是歸因于“歐美的突然‘雙反’”。

                    賽維的倒下,宣告了中國光伏的第一個黃金時代結束。當初那些無比耀眼的光伏明星們,全都逐漸黯淡下去,一點點熄滅在灰燼中,留下無盡的嘆息……

                    借“綠能寶”翻盤,卻上了紅色通緝令

                    2015年6月16日下午,一場規模超千人的盛大發布會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行。鋼琴家郎朗現場彈奏一支鋼琴曲后,黯然淡出賽維的彭小峰以SPI公司董事長的身份高調亮相。

                    這次,他一改往日的寡言,侃侃而談“互聯網+金融+光伏”的宏大夢想。他聲情并茂的推薦著公司推出的綠能寶產品——投資者不僅能獲得超過銀行理財收益率的穩定收益,還能參與到清潔能源的建設中來,為環保事業做貢獻。

                    2015年6月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行的綠能寶峰匯

                    實際上,這是繼賽維后彭小峰的第三次創業。他的第二次創業——名為“非凡定美社”的電商之路,僅僅半年就因被追債而草草收場。而這次,彭小峰要乘著互聯網金融的“風口”再度出山。

                    “葉子的離開,不是風的追求,也不是樹的挽留,而是命運的安排。有時候離開并不意味著結束,而是——另一種開始!”在開啟這一番創業后,彭小峰在微博上留下這樣一段話來抒發胸臆。

                    當時,正值分布式光伏與互聯網金融兩個熱點興起。彭小峰抓住了這兩股行業熱潮,推出了以光伏電站為標的的理財產品。在他的設想中,要將綠能寶打造成一個面向光伏行業的融資平臺,用互聯網金融來解決分布式光伏電站的融資難問題。

                    他構想的商業模式是:投資者在綠能寶官網購買產品并默認簽署委托租賃協議,隨后綠能寶作為中間人,將光伏發電設備租賃給電站,所得電費及政府補貼等作為投資者收益的來源。綠能寶最低投資門檻只需1000元,且能按月獲得租金收益,年化回報收益率為8%-10%。

                    綠能寶誕生后,半年時間就通過5輪融資拿到3.2億美元,投資人包括巨人集團史玉柱、恒大集團許家印、科瑞基金鄭躍文、動向體育陳義紅、城市地產王張興等一眾商界大佬。2016年,勢頭正盛的SPI成功從美國OTC市場轉板納斯達克。由此,彭小峰第二次站到了美國資本市場的大門內。

                    然而,好景不長。2017年4月,綠能寶突然發布《聯合聲明》,稱“因光伏補貼延遲等原因,致使目前平臺提現出現逾期現象”。根據綠能寶2017年10月發布的公告,逾期總額多大6.31億元,共涉及11064名投資人。

                    三個月后,蘇州警方對綠能寶及彭小峰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立案偵查。一年后,蘇州檢方以綠能寶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立案起訴。聽到風聲的彭小峰,神不知鬼不覺的逃到了美國。最終,檢方對彭小峰批捕并由蘇州公安局申請發布了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令。

                    有綠能寶員工表示,由于眾多光伏開發企業的疑慮,初期打造光伏行業的電站融資平臺的設想“變了味”,最后變成了彭小峰自己投資建電站。光伏電站屬于重資產,資金周轉太慢,加上電費補貼拖欠,運轉模式本質上成了危險的“短債長投”,最終導致了綠能寶資金鏈的斷裂。

                    這一次創業,還是彭小峰骨子里想要“證明自己”的勝負欲在作怪——以至于對風險視而不見,不惜一切賭一把。在當時,互聯網金融、P2P是熱到滾燙的概念,但電站投資的真實收益有多少、能不能支撐得起來那么高的兌付收益,彭小峰心里是清楚的。

                    好在是,過去幾年綠能寶一直在處理分期兌付事宜。華夏能源網注意到,今年1月15日,綠能寶方面發布《重要公告》稱,自2017年5月至今共處置電站項目17座,累計收款3億余元,完成兌付3億余元,兌付占比66%,未兌付資金計1.803億元。目前公司應收賬款1.7189億元,兌付工作已接近尾聲。

                    創業不能停:在美國搞出完整產業鏈

                    2011年,彭小峰在美國買下了SPI70%的股份。SPI是一家注冊于美國加州,并在美國最早上市的太陽能公司之一。

                    誰曾料想,這家令他深陷官司與通緝的綠能寶背后公司,卻又成為他遠走美國后重整旗鼓的資本。

                    如今的SPI Energy(簡稱“SPI”)已轉身成為一家全球可再生能源公司,也是太陽能、儲能和電動汽車解決方案提供商,總部位于加利福尼亞州麥克萊倫公園。

                    2018年遠走美國后,很長時間彭小峰的社交賬號都未再更新。在外界看來,他這次逃亡不僅人回不來,更是嚴重的信譽破產,想再翻身幾無可能。但實際上,彭小峰在美國的新能源業務一刻也未停頓。

                    2020年以前,SPI主要業務為光伏電站EPC和電站運營。到2021年,彭小峰開始大舉謀劃光伏全產業鏈布局。

                    這年2月,SPI通過SolarJuice從破產的美國戶用太陽能安裝商Petersen Dean手中購買了Solar4America品牌以及一份尚未建成的戶用太陽能合同清單,從而進入屋頂和太陽能安裝市場。

                    同年12月,SPI旗下全資子公司SPI Solar收購了加利福尼亞州薩克拉門托的一個太陽能組件制造廠,并于2022年開始以Solar4America品牌名義生產組件。

                    2022年9月15日,SPI注冊SEM Wafertech公司,啟動了太陽能硅片制造業務。

                    2023年7月,SPI又宣布,將在美國建立一個新的異質結太陽能電池工廠,由公司全資子公司Solar4America建設,計劃于2024年年底實現生產。

                    SPI年報顯示,到2023年4月,Solar4America組件制造工廠產能為 700MW,已具備一系列組件的生產能力,包括330W/60電池片、410W/72 電池片、410W/108半片電池片住宅市場全黑組件以及410W/60片電池片組件,適用于工業和商業市場的72塊電池(銀色)和550W太陽能組件。

                    SPI稱,到2023年底,其組件產能將增至2.4GW。而SPI的硅片初始產能1.5GW,計劃在2023年年底前投產。至2024年,其硅片產能將提升至3GW。

                    SPI旗下 Solar4America 制造工廠

                    此外,SPI在美國、英國、希臘、日本和意大利還擁有總計251.99MW的光伏項目和5.45MWh的儲能項目,向當地電網出售電力。同時SPI在美國還擁有12.04MW在建項目,其中大部分將在2023年并入電網。

                    截至目前,彭小峰在美國的光伏產業鏈已經覆蓋了從硅片、電池片、組件以及電站開發、運營等環節。規模雖無法與國內頭部企業相比,但在美國已屬大廠級別。

                    值得一提的是,彭小峰在2022年6月還將SPI旗下的電動汽車品牌鳳凰汽車(Phoenix Motorcars,股票代碼“PEV”)拆分至納斯達克上市。到2023年4月,SPI間接擁有鳳凰汽車已發行普通股約82.6%的已發行投票權。如果本次SolarJuice能夠成功上市,彭小峰將在美國擁有第三家上市公司。

                    市場環境方面,由于美國政府出臺了《通脹削減法案》,通過稅收抵免等鼓勵政策全力扶持本土制造產業鏈(SPI在加利福尼亞的制造工廠,每生產一瓦太陽能組件就可獲得0.07美元補貼)。美國對中國光伏的貿易保護壁壘抬高,現階段美國光伏市場利潤高、競爭對手少,相比國內的卷到極致實在是好上太多。

                    SPI在公告中表示,“美國電池和硅片產能尚未加速,具備極大的成長空間?!睂τ谂硇》宓漠愘|結布局,業內也頗為看好,畢竟本輪的技術競爭是以P型向N型的電池技術迭代引發的,異質結產品前景看好。如果能在核心技術上有所突破,加上其全產業鏈的布局加持,SPI有望在美國市場的競爭中脫穎而出。

                    隨著旗下業務像模像樣的發展起來,彭小峰也開始拋頭露面起來。1月17日,在美國圣地亞哥舉辦的2024北美國際太陽能技術展(Intersolar North America)上,彭小峰攜旗下Solar4America品牌參展。

                    一切看起來都在變好,SPI的新能源陣仗看起來也頗具規模。不過,從財務數據看,未遠未到收獲期,彭小峰要想恢復往日的榮光,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SPI年報顯示,2022財年凈銷售額1.775億美元(較2021財年的1.62億美元增長9.6%),營業虧損為2860萬美元(低于2021財年的4150萬美元)。截至2022年12月31日,公司總資產為2.311億美元,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總額為350萬美元。無論是從營收規模,還是盈利水平,SPI放在國內只能算是個四五線的小廠。

                    從骨子里講,彭小峰的賭性無疑是很強的,他敢于在看好的機會上壓下重注,甚至是身家性命,這是他能夠抓住機會創立并帶領賽維LDK大放異彩的關鍵。而冒險賭上多晶硅業務,也讓他葬送了賽維的事業。

                    彭小峰的商業嗅覺也很靈敏的,他踩上了太陽能產業的風口,更抓住了“互聯網+金融”的熱門概念。但時運總是不濟,在行業劇變和政策調整面前,他缺少了因時而變的靈巧能力。

                    但不管怎么樣,彭小峰畢竟輝煌過。更難能可貴的是,深陷失敗漩渦后的彭小峰沒有沉淪,反而是屢敗屢戰、越挫越勇。他是失敗者,但更是斗士,這在美國社會恰恰是很受賞識的冒險精神和戰斗精神,在這里,他或許會獲得很多意想不到的機會。

                    期待彭小峰的美國“重啟”,能夠寫下“屢敗屢戰”后的成功翻身故事。

                    閱讀余下全文

                    值得一看

                    a集黄片中国免费看